傅天琳
  母親走了。守孝的
  南宋狀元馮時行也走了千年
  留下一座照母山
  讓我的行囊裝滿敬意
  讓我在大滴大滴的雨中
  眼含熱淚登馮時行的山,照母山
  我的母親早已不在人世
  許多年來我仰望太空
  不知道她住在哪一顆星辰
  母親為人低調,她的星辰無名
  每當思念充盈得如同滿月
  我確信月亮上站的那個就是母親
  紫花發出沁人肺腑的氣息
  狼尾草在雨中發出顫音。多麼熟悉
  我生命源頭的水質多麼乾凈
  我確信母親沒有走,她就住在
  這座山上。雲纏霧繞,慈意盎然
  母親的肌膚依然光潔濕潤
  我親吻樹葉,就是親吻母親的衣服
  我匍匐在地,就是親吻母親的足趾
  我腳踏火山石慢步並快步短亭並長亭
  古人能為母親的墓守孝三年
  今人只說:常回家看看
  有母親和沒有母親的人
  請帶著孩子常來照母山
  小孩子大孩子老孩子
  請帶著母親常來照母山
  陰沉木
  在50米以遠看見它的時候
  我以為是一具巨型鱷魚狀岩石
  走近它,觸摸它,才知道是曾經的
  一截木頭,身長17點5米
  曾經的一棵偉岸的樹
  究竟遭遇了什麼樣的劫難
  在一千年、三千年,還是一萬年前
  一棵樹從山巔落進深水
  被巨浪捲起的泥沙反覆蹂躪
  深埋於古河床,身體的門
  被迫一層一層關閉
  關閉了所有的綠,所有的紅
  所有的鳥語花香
  所有掛在樹枝間的電閃雷鳴
  是絕望,還是造就
  一棵樹在關閉中慢慢石化慢慢
  脫胎換骨!它百菌不染它百毒不浸
  直至烏黑如炭堅硬如鐵
  直至最有耐性的時間
  宣佈陰沉木的誕生
  而它還是懷念自己的從前
  懷念作為樹的全部生活
  它堅決保留木紋的形狀
  風吹過樹林嘩嘩的形狀
  導管中汁液流動的形狀
  同時多了潮水中掙扎扭曲的形狀
  甚至千年萬年前,第一片嫩蕊的形狀
  第一根幼蟲的形狀
  (作者系重慶新詩學會會長、魯迅文學獎獲得者)  (原標題:請常來照母山(外一首))
創作者介紹

居家裝潢

ww88wwjf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